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媒體報道
新聞中心 News Center
《中國醫藥報》:制藥企業向綠色制造體系靠攏
發布時間:2018-04-12  瀏覽次數:3103

□ 本報記者  王依依

4月,倒春寒中北風吹散的霧霾并未讓京津冀周邊的制藥企業卸下環保的重擔。

3月29日,在生態環境部舉行的例行新聞發布會上,新聞發言人劉友賓宣布,生態環境部、自然資源部、水利部、農業農村部、國家林業和草原局、中國科學院和國家海洋局七部門聯合啟動“綠盾2018”自然保護區監督檢查專項行動。這是國務院機構改革方案出臺后,新組建的生態環境部等七部門聯合開展的一次重要專項行動。

在實施《環境保護稅法》要求下首次申繳環保稅之后,如何進一步建設可持續發展程度高的綠色工廠,已成為藥企生存必須考慮的重點問題之一。

監管加碼 “綠水青山”不容污染

2017年8月,《京津冀及周邊地區2017-2018年秋冬季大氣污染綜合治理攻堅行動方案》發布;同年11月,《關于做好京津冀及周邊地區醫藥企業2017~2018年采暖季錯峰生產的通知》發布;2018年1月1日《環境保護稅法》實施……

近年來頻頻出臺的文件反映出相關部門對環保工作的高度重視,但在中國醫藥企業管理協會副會長王學恭看來,環保監管的加碼并不只體現在密集出臺的文件之中。“很多政策其實過去就一直存在,最重要的是監管部門的理念發生了變化。我們在浙江、河北等地調研的時候發現,隨著中央政府工作思路的轉變,地方政府也在轉變工作思路——‘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王學恭強調。

一位業內專家表示,過去可能存在個別地方政府出于經濟發展考慮,對污染環境的原料藥企業縱容保護,甚至想辦法維持企業生產。隨著對地方政府領導的考核開始與環境問題直接掛鉤,各地對于環保不合格的企業已做到“說停就停”。部分地市為了防范安全風險,會要求或勸說有安全風險、對環境造成污染的企業在重大活動期間關停并采取措施。

此外,搬遷也成為地方政府集中治理污染的手段之一。

2017年4月,河北省人民政府制定《城市工業企業退城搬遷改造專項實施方案》,明確規定,2017年~2020年,河北省將完成67家企業退城搬遷改造。其中,2017年實施28家,2018年~2020年實施39家企業的退城搬遷改造。同時提出,要將推進設區市主城區(不含開發區、工業園區)重點污染企業退城搬遷作為重中之重;堅決清理整治關停“散、亂、污”企業,推進鄉(鎮)、村工業企業向園區集聚。其中涉及多家大型醫藥企業。

環境容量告急 綠色制造迫在眉睫

然而,就在不少原料藥企業被城市規劃要求強制搬遷之時,部分地區已出現環境容量告急現象。

據王學恭介紹,在全國環境治理加壓形勢下,很多地市都面臨環境容量不足的問題,能接受原料藥項目的地方少,不少區域規劃(如長江經濟帶規劃)已將化學原料藥納入限制類項目。“另外,很多傳統原料藥生產基地也面臨著整改壓力,被嚴格限制新建、擴建項目,即使申請遷入新規劃的生產基地,不是好項目的話也很難獲批。”王學恭介紹說。

如何轉變各方對于原料藥等制藥工廠的“嫌棄”態度?對此,王學恭指出,目前制藥企業的治污手段大多為末端治理,效率低且成本較高。事實上,不能指望僅靠末端治理來改變制藥行業污染排放量大的現狀,而應謀求清潔生產和治污技術一體化運行,即向綠色制造體系靠攏。

“綠色制造一定是環保的,但只是單純環保做得好的企業不一定是綠色制造企業。”北京東方比特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吳惠芳在近日舉辦的“中國醫藥產業綠色制造體系建設論壇”中指出,“綠色制造”是綜合考慮環境影響和資源效益的現代化制造模式,其目標是使產品從設計、制造、包裝、運輸、使用到報廢處理的整個產品生命周期中,對環境的影響最小,資源利用率最高,并實現企業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協調優化。

2015年5月,國務院印發的《中國制造2025》明確提出,實行包括綠色制造工程在內的五大工程,其中要求綠色制造工程制定綠色產品、綠色工廠、綠色園區、綠色企業標準體系,開展綠色評價;到2020年,建成千家綠色示范工廠和百家綠色示范園區。

天津國際咨詢工程公司綠色制造評價中心高級工程師李曉芬表示,企業發展綠色制造不僅可以提升效能、節省資源,還能爭取獲得一些地方有關“綠色工廠”建設的補貼或政策扶持。

據了解,目前工信部公示的兩批共400余家綠色制造體系示范名單中,制藥企業僅占26席。

清潔生產 理念“轉型”不容忽視

“綠色制造的概念不僅體現在環保、產品低碳等較大的方面,也包含在我們平時注意不到的照明、用電等細節。”吳惠芳強調。

據進入2017年第二批綠色制造體系示范名單的悅康藥業集團相關負責人介紹,目前悅康藥業集團實施的對一期和三期車間節能燈改造,可使集團每年節約42.89萬度電,集團對粉針車間及凍干粉針車間實施的清潔生產技術改造,每年可節約能源514.96噸標煤,減少2185.25噸二氧化碳排放。悅康集團在京項目均嚴格按照國家建設規劃許可審批指標要求進行廠房、綠化用地、透水地面等建設。其綠化面積占總占地面積的28.8%,室外透水地面面積占室外總面積的77%。

“有一些資源如果實現循環再利用,不僅體現了環保水平的提高,更能為企業節省大量資金。”王學恭說。有業內人士舉例,某家藥企每年產生的廢棄物超萬余噸,這些廢棄物焚燒處理的成本巨大。如果可以把該廢棄物在一個中間體實現循環利用的話,這項成本完全可以節省。從經濟效益和環境效益方面來看,綠色制造非常值得去做。

此外,王學恭表示,近年來許多藥企因環境問題或錯峰生產被多次叫停,或將對整個行業產生負面影響。

“制藥行業是一個技術密集型行業,錯峰生產導致停產、限產等問題必定影響企業效益,該情況如果長期持續存在,必然會打擊相關從業者的積極性,從而導致人員流失,甚至有可能對整個產業的技術升級產生非常不利的影響。”王學恭表示,綠色制造的現代化制造模式是可持續發展戰略在現代制造業中的體現,希望大家共同努力,推動制藥行業從過去的質量效益型向資源節約型轉變。


澳门赌场图片